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又到開學季,內地生再現赴港潮
■ 本刊記者?沈雨青 [第3500期 2021-08-30發表]
▲深圳灣口岸(新華社圖片)  

又到香港開學季,8月16日上午8點,在深圳灣口岸出境大廳門口,不少返校學生和跨境學童已排起長隊等待通關。有現場學生稱,15日下午就看到大排長龍的景象,於是決定16日清早來排隊,還是沒擺脫等候的命運。

在大學生排除萬難,陸續返校之際,香港中小學卻現跨境學童退學潮。教聯會早前一項調查顯示,香港有錄取跨境生的學校,平均每間學校流失12名學生,個別學校甚至減少100名學生,整體要縮3班。根據立法會6月份報告,參加2021年度小一派位的跨境學生,僅472人,比高峰期逾3000人大幅下降。

內地生赴港就學為什麼這麼難?為此,記者在新學年即將開始之際,採訪了幾位即將趕赴香港的內地學生與跨境學童家長。


“我要承擔兩份生活開銷”


“時間太久了,本來一年半年的時間,孩子還可以在家上網課。”家有小二學童的陳先生現正陪孩子在港讀書,他告訴記者,其實回港乃無奈之舉。

“之前讓孩子嘗試過一段時間的網課,但孩子學習成績明顯跟不上了,現在孩子用了3、4個月的時間,接受老師一系列面授課程的輔導後,學業才剛剛步入正軌,再回深圳上網課根本不現實。”

“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陳先生表示,在香港每月僅自己和孩子兩人的生活成本已經奇高,每月光衣食住行等基礎開支,就要花上2.5萬到3萬元,加上妻子因工作緣故,不得不留在深圳,他們的家庭等於兩地租房,要承擔兩份生活開銷。

“家長的課業壓力比孩子還大。孩子課業比較緊張,階段性測試也多,而且孩子每天只上半天的課,更多時候需要家長為學生補課,孩子的功課也需要家長與學校溝通。”既要輔導孩子學習,又要承擔家務重任,還得為生計奔波,陳先生直呼回港生活太難了。

但因為疫情原因,與家人團聚同樣困難。陳先生指,今年趁孩子暑假,曾陪孩子一同回了深圳,“過深圳灣的時候,回來花了8個小時,之後還要配合做隔離,不過也是沒辦法,肯定要配合。”陳先生指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裏,自己一直在關注兩地的通關,但總是有一點希望就立刻破滅,所以現在做任何計劃,都必須備好兩套方案。 

陳先生告訴記者,他自己也在盡個體的最大努力,希望香港早日完成疫苗接種目標,早日實現與內地的正常通關。

為什麼這麼難,還是選擇陪孩子回去讀書?


“為了孩子我真的犧牲很多”


“我兒子上五年級了,不能再讓他脫離學校的大環境了。” 準備在本週六陪孩子回港讀書的鄭女士表示,之前孩子在深圳上了一年多網課,期間因為缺乏約束,不僅學習成績受影響,學習態度、學習習慣也發生很大改變,再繼續發展下去,恐怕無法如願就讀理想初中。

鄭女士指,她也曾想過讓孩子上深圳的私立學校,但由於消息知道得太晚,申請時私立學校學位早已滿額。

“3萬的跨境生,想想我們這些家長有多難。”鄭女士表示,面對香港動輒1萬多元的房租,她現在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被她戲稱為“產假”的半年帶薪假期。

儘管鄭女士所在深圳雨瀠科技工作公司願意為她提供半年包含基本工資的“有薪假”,但半年過後如果還未通關,鄭女士則無奈表示自己就算啃老本,為了孩子也只能咬牙在港堅持下去。

 

“希望我能度過一個完整平安的學年”


“我住宿舍沒法居家隔離,我先前已經預定好7晚隔離酒店,後來聽說香港的隔離期從7天變成14天,於是8月又重新預定了14晚隔離酒店,當時隔離酒店幾乎被訂光,找了十多家,最後確定的那家,14晚房費總價高達9,000多元。”今年秋季入讀浸會大學國際新聞專業的余先生表示,自己之前從未到過香港,來港第一關就將自己難住了。

在與記者交談的過程中,余先生除了吐露出對諸如語言、文化、飲食等日常生活的擔憂外,還有一樣特別的擔憂。

“我在來港讀書之前已經有自己的意向單位,但這家意向單位的內地春招都在年初,如果明年年初還未不通關,向學校請假會是個大問題。” 

“而且家裏人真的會很擔心。前幾天我媽看到一篇推文,那裏面圖片把她嚇壞了。”余先生提到的推文,是2019年修例風波時期的一篇公眾號文章,其中充滿了暴徒打砸搶燒的畫面,讓余先生的媽媽對孩子在港的安全問題產生巨大擔憂。

“希望我能度過一個完整平安的學年。”在被問及新學年的期待時,余先生說出了這個樸素的願望,記者同樣希望內地與香港早日通關,余先生能如願以償。

 

“親朋好友都過不來怎麼辦?”


“之前我就了解到,香港國安法出來後,香港已經非常安全了,而且我本來就不是很戀家,有空閒時間我就周圍逛打發時間。”與其他受訪者不同,即將入讀香港科技大學的吳小姐對於之後在港生活的預期相當樂觀,在記者的採訪過程中,發現吳小姐既不擔心香港安全問題,同樣也不擔心疫情期間無法回家等問題。

不過在新冠疫情這場前所未有的災難面前,吳小姐還是難掩對疫下生活的隱憂。“這次去香港是我第一次接受隔離,聽說外賣又貴又難吃,送口水樽需要預約,還經常送不過去,到時候沒人幫忙怎麼辦?”“如果內地赴港旅遊簽證一直下不來,萬一自己在香港遇到什麼事情,親朋好友都過不來該怎麼辦?”“香港作為國際中轉站,很多國家的人都會在香港機場換乘,不知道香港之後疫情風險會不會增加?”

 

寫在最後:記者想對家長和
學生說的幾句話


對於“疫情”與“人身安全”這兩個問題,大家都毋須過分擔心。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暴力事件不再,社會裂痕逐漸彌補,街頭重現往日的勃勃生機。近幾個月來,香港疫情平穩,鮮有本地個案發生。截至8月25日,香港已接種逾722萬劑疫苗,疫苗接種率達59.5%,衛生署聯合科學委員會主席之一的劉宇隆正倡導“八開九通十成功”(即是疫苗接種率達八成時,就可以商討在達到九成時通關)理念,明年春節回家過年或許不是奢望。

事情都在慢慢好起來,相信至暗時刻已經過去,迎接你們的,一定是香港更加美好的明天。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申博游戏手机app版下载 | 申博老虎机开户 |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