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外媒速覽 > 正文
3500期外媒速覽
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
編譯:莊紓 [第3500期 2021-08-30發表]


中國通過數據隱私保護法
嚴管科技公司


中國批准了一項全面的隱私保護法,將遏制科技公司對各類數據的收集行為。據官媒新華社報道,中國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週五(8月20日)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通過了《個人信息保護法》。該法將於11月1日起施行。

這是中國第一部全國性的隱私保護法,與世界最健全的網絡隱私保護框架——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非常相似,其中包含一些條款,要求任何處理中國公民個人數據的組織或個人盡可能減少數據收集,並需要獲得數據主體同意。該法的適用範圍也涵蓋了政府機構,但律師和政策分析人士指出,針對私營部門的執法可能會更為嚴格。

北京諮詢公司Trivium China的合夥人Kendra Schaefer表示,在歐洲和美國,按照通常的理解,隱私保護意味着隱私不受私營公司和政府的侵犯,而在中國,政府與消費者聯手共同打擊數據竊取和隱私侵犯行為。

新的隱私法是中國政府加大對國內科技公司監管力度的舉措之一。過去一年,中國政府在數據安全和反競爭行為等方面對科技行業進行了整頓,比如對那些迫使入駐商家“二選一”的電商公司處以數以十億計美元的罰款,這種“二選一”做法在中國這個贏家通吃的市場上曾是司空見慣的。

在過去一年裏,中國監管機構已從反壟斷、數據安全等多個層面對科技行業進行了整頓。以前基本上可以不受約束地獲得用戶數據的中國科技公司將面臨新的形勢,這部隱私法預計將成為其中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該法將統一各類規則,降低處罰的門檻。

紐約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馬文彥(Winston Ma)說:“對中國的科技公司來說,在中國無成本收集和使用數據——也就是說,不需要承擔責任,不需要支付代價的時代已經結束了。”他還稱,新法律加上其他法規,將令科技公司“不受限制的增長”放慢速度。

當前無論是中國政府內部還是整個中國社會,都對網絡欺詐、數據盜竊和中國科技巨頭的數據收集行為越來越不滿。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出台了新隱私保護框架。多年來,對數據訪問的寬鬆規定使得國內公司能夠迅速開發和採用新產品及技術,但同時也助長了消費者數據的黑市。

同樣的,在全國各地的城市居民小區,配備人臉識別技術的攝像頭比比皆是,用於驗證居民和訪客的身份。住戶的投訴已促使地方政府對物業管理公司採取行動,比如禁止未經同意收集生物識別數據。上個月,中國最高法院發布規定,稱物業管理方應為不同意接受人臉識別的居民提供其他合理的驗證方式。

上述新的法律草案也禁止政府機構收集超出履行“法定職責”所需的數據。但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Yale Law School 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級研究員Jeremy Daum稱,這不太可能影響警方的監控和跟蹤。中國的新法律和歐洲的同類法律一樣,都沒有明確提及警方的數據使用。

Daum稱:“理論上講,政府是為了保護你的權利,因此可以相信政府不會侵犯你的權利,政府只會在涉及公共安全需要時使用你的數據。”

―《華爾街日報》 2021年8月20日

 
▲8月20日,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白宮就阿富汗局勢發表講話表示,美方將盡全力從阿富汗撤出美國公民和阿富汗夥伴。(新華社圖片)
 

美國將為其在阿富汗失利
付出高昂代價


喬·拜登為他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辯護,但這可能會給他的總統職位帶來麻煩。

拜登在外交政策方面的經驗可能比30年來任何一位美國總統都要多,但一則來自羅伯特·蓋茨對他的殘酷裁定給他帶來很大困擾。蓋茨先生曾任美國國防部長,與拜登同在奧巴馬任下供職。蓋茨先生稱拜登先生是“一個正直的人”,人們不可能不喜歡他。然而,在他的回憶錄《責任》中,他補充說:“我認為,在過去的40年裏,他幾乎在所有重大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問題上都犯了錯誤。”

現在要知道歷史是否會將拜登先生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添加到包括支持伊拉克戰爭和反對突襲殺死奧薩馬·本·拉登在內的歷史錯誤清單中還為時過早。但在短期內,美國背棄近20年的承諾而將阿富汗拱手於塔利班的統治是對拜登先生聲稱“美國回來了”的強有力的諷刺——阿富汗人緊緊抓住即將離去的噴氣式飛機然後墜落身亡的畫面,將持續讓人想起臭名昭著的1975年撤離越南西貢的屈辱;他曾宣告對民主的信念和對被壓迫者的同情將在以自利為中心的外交政策旁有一席之地,美國將再次迎來一屆有能力的領導層。

在他擔任總統期間首次遭到兩黨批評後,拜登先生在8月16日向全國發表講話時堅定地為自己的決定辯護。儘管他說“責任由我負”,但他依然沒有忘了分給他的前任唐納德·特朗普一些責任,稱違背特朗普與塔利班達成的和平協議會使美國士兵再次陷入不斷升級的衝突。

拜登還指責“放棄逃跑”的阿富汗領導人和沒有戰鬥的阿富汗安全部隊。他說,崩潰的速度表明他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他說:“美國軍隊不能也不應該在戰爭中戰鬥,在戰爭中死去,阿富汗軍隊不願意為自己而戰。”從本質上講,他認為阿富汗人辜負了他們的美國盟友。他說,他是第四位主持這場戰爭的總統,但他拒絕將其交給第五位總統:“你想讓我再派多少代美國兒女去打阿富汗內戰?”

拜登聲稱他的團隊已經為“每一種可能的突發情況”做好了計劃,但承認崩潰的速度比他預期的要快。就在最近的7月8日,拜登還排除了美國外交官可能像在越南那樣爭先恐後地退出的任何可能性。他說:“零。”“塔利班橫行一切、擁有整個國家的可能性極小”。

如今,阿富汗20年任務解體的新聞在美國人電視屏幕上廣為播報,美國人對此的集體反應尚不清楚。最近在8月9日的民意調查顯示,如果被要求發表看法,美國人表示他們支持拜登先生的退出。

包括特朗普先生在內的共和黨人表示,拜登先生的退軍是拙劣的。讓美國共和黨人反對的是撤軍的方式,而不是撤軍的事實。

蓬佩奧還將責任歸咎於阿富汗總統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加尼,稱他對積累美國資金比與自己的人民交談更感興趣,他說美國人二十多年來,武裝部隊未能成功訓練阿富汗軍隊。截至報道,華盛頓郵報和其他人表明,武裝部隊和文職領導人在整個戰爭期間誤導了公眾,堅持不存在的進步,包括培訓阿富汗士兵。而事實上,通過提供如此多的戰鬥經驗,美國在訓練塔利班戰士方面似乎更有效。退伍軍人站出來表示,他們現在覺得自己的犧牲毫無意義,這一結論應該有助於迫使武裝部隊內部進行清算,就像在越戰之後一樣。

對此,拜登先生曾表示,最終人們將根據阿富汗是否再次出現對美國的恐怖主義威脅來評判他。

布林肯指出,美國人在阿富汗花費了1萬億美元,造成2300多人喪生。他說,他們在戰亂的19世紀流連的時間比英國人長,是20世紀蘇聯人的兩倍。 “我們的戰略競爭對手最希望看到我們在阿富汗再陷入困境並待在困境中5到10甚至是20年。”布林肯說。

―《經濟學人》 2021年8月16日

(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不代表本刊立場)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申博游戏手机app版下载 | 申博老虎机开户 |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