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中國支持阿富汗重建機遇大於挑戰
■ 文/劉瀾昌?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00期 2021-08-30發表]
美國從佔領了阿富汗20年後敗走,是本世紀美國霸權最大的羞辱,這說明“美利堅霸權”衰亡的大趨勢是不可逆轉的。美國潰敗,也是其在中國西部地緣戰略失敗的開始。未來,中國支持阿富汗重建將會遇到不少挑戰,但是中國有足夠的能力克服,事實上一個新疆就足以提供建設新阿富汗所需。筆者堅信,連接中阿瓦罕走廊,連接中東、中亞、南亞和東亞的“十字路口”,必定成為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節點。
 

阿富汗是美國遏制中國的的重要一環


2001年,美軍以“反恐”為藉口入侵阿富汗;2011年,美軍擊斃了拉登,但是為何美軍還要再在阿富汗待多了十年,再多花了一萬多億美元呢?只有一個解釋,因為這裏是美國遏制中國的全球戰略的重要一環。

美國總統小布什上台時,其實就想對中國動手了,因為他們已經看到中國快速崛起的勢頭已經有動搖美國唯一超強霸權地位的可能??墒?,人算不如天算,上帝也沒有想到的“911事件”發生了,這不是中國挑戰美國,而是不甘於長期受到欺壓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採取了恐怖行動。這兌現了美國大戰略家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其時,中國極為明智的加入了全球反恐行動聯盟,也就將美國遏制中國的時間表推後到特朗普上台。

由於阿富汗極為惡劣的自然環境,窮山惡嶺,非法武裝橫行,美軍的後勤保障遇到極大的挑戰。美國曾經試圖從巴基斯坦等國運送物資,但都被當地武裝力量劫掠過,繞道其他相對安全的國家又道路遙遠,所以向中國提議租用瓦罕走廊,作為駐阿富汗美軍安全的運輸補給線。但是,中國斷然拒絕,中國境內決不允許有美軍基地。

瓦罕走廊,是連接中國與阿富汗的一條狹長山谷,全長400公里,四分之三位於阿富汗境內,其餘四分之一則在中國境內。自古以來,這是古絲綢之路的一部分,是中國與西方陸地連接的一條重要通道。事實上,延伸去看,更可以看到阿富汗的全球地緣政治中戰略地位。阿富汗亦可稱為歐亞大陸的“十字路口” ,連接中東、中亞、南亞和東亞。自古以來皆為兵家必爭之地。上個世紀,美蘇爭霸,也都視阿富汗為戰略要地。

值得一提的是,奧巴馬政府擊斃拉登是在2011年5月,隨後就因為財政問題有人提議撤軍,當時的副總統拜登是積極支持者。於是,初定撤軍時間表是2014年。當時,想不到2013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奧巴馬迅即改變主意,繼續保留8400名美軍在阿富汗作戰。特朗普上台以後,又向阿富汗增兵7000人,以維持對中國西部和“一帶一路”倡議的壓力。但是特朗普後期也實在撐不住,積極與塔利班談判撤軍。所以,特朗普現在指責拜登撤軍,完全是政客式的詆毀。

實際上,從奧巴馬到特朗普、拜登,對華遏制政策是完全一致的。第一,美國要構築對華包圍圈的“西部山鏈”。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後,美國即對華實行包圍封鎖政策,南部有所謂“島鏈”戰略,包括以台灣和日本為重點的第一島鏈及後續縱深設置的第二、第三島鏈。而中國的北部和西部相當部分是前蘇聯控制。當蘇軍撤出阿富汗之後,美軍的進入,正好填上“西部山鏈”的空白。第二,破壞中國連接伊朗及其他中東國家的通道,以獲得石油戰略資源。美國戰略家布熱津斯基寫的“大棋局” ,曾以中國與俄羅斯、伊朗三者聯手,視為可致美國衰落的大敵。恰恰,阿富汗就隔在中國和伊朗之間。美軍如果長期佔領這個歐亞的“十字路口”,完全可以在陸地上隔絕中俄及伊朗和其他中東國家的聯繫。第三,就是破壞中國的“一帶一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首先提出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然後才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前者向西,陸上展開;後者向南,海上發展。事實上,原來是因為美國在南面圍堵中國,利用“島鏈”和“馬六甲困局”做武器,於是中國“翻身向西”應對,便有了“絲綢之路經濟帶”。但是,客觀而言,“一路”不如 “一帶”繁榮,但是美國也不放過,佔領阿富汗,切斷瓦罕走廊,且影響“中巴經濟走廊”。

當下,美軍倉皇撤離阿富汗,自然這三個戰略目的都受挫。所以說,這是中美在西部地緣戰略交手,美國輸了第一回合。不過,中美在阿富汗的博弈還沒有完。因為,美軍撤走後,第一,要給中國留下一個不穩定的鄰國。第二,那裏還有“無數”的恐怖分子,可以與新疆的“極端主義、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分子”勾連,直接破壞中國的安全。大家看到,拜登政府上任8個月以來,全方位圍堵中國,有以撤軍阿富汗來遏制中國,也不出奇。筆者認為,拜登撤出阿富汗的決策是明智的,本來,如果美國不是被霸權蒙蔽了眼睛,在拜登幾個月前公布撤軍時間表時,就與中國、俄羅斯、巴基斯坦,還有印度,再加上塔利班和原阿富汗政府合作,舉行“保持阿富汗穩定的多邊會談”,談出一個有序安排,美軍和美國人員是可以體面離開的??墒?,美國不願意,結果出亂子了。國務卿布林肯才打電話給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部長王毅,求中國幫忙。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扎比烏拉·穆賈希德8月24日在記者會上說,美軍目前控制着阿首都喀布爾機場,美國必須在8月31日前撤出所有軍隊、承包商和人員,這一期限不會延長。穆賈希德表示,不希望看到阿富汗民眾離開自己的國家,美國應改變鼓勵阿富汗人離開的政策。他同時呼籲在喀布爾機場外等待的阿富汗民眾回家,並承諾將保證他們的安全。這是8月22日外國軍隊士兵進入阿富汗喀布爾機場的資料照片。(新華社圖片)
 

中國有能力支持阿富汗重建


筆者相信,儘管美國要留下“爛攤子”給中國,但是,在阿富汗穩定和重建的博弈上,中國會繼續取得勝利。因為,第一,中國不但不會派軍隊佔領阿富汗,而且不謀求在阿富汗其他附帶的政治利益,中國參與重建阿富汗完全是抱着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謀求雙贏的成果。第二,中國會要求阿富汗新政權與恐怖主義切斷關係,並且不允許利用阿富汗作為基地,對中國新疆等地區進行破壞,也不允許阿富汗的毒品進入中國。而阿富汗人民“苦美”久矣,阿富汗人民渴望和平及發展美好生活,而塔利班“進入”喀布爾的模式也反映了其往政治成熟方向發展。第三, 中國具有幫助阿富汗重建的實力。美國在阿富汗花了二萬億美元,但是基本上用於軍事目的。而中國僅新疆地區就有能力為阿富汗重建提供支援。

可以看看一些基本數據:阿富汗,人口三千萬,GDP一年不到200億美元,人均GDP不到600美元。中國新疆,人口二千五百多萬,去年GDP達2,125億美元,是阿富汗的十倍多。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新疆32個貧困縣300多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筆者想,中國支持阿富汗重建,解決阿富汗人的基本溫飽問題,可能是一個好的起步。

阿富汗與兩個“帝國”打了30多年仗,成為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75%以上民眾生活在聯合國認為的貧困線以下,超過50%的人吃不飽飯。而新疆不但長絨棉世界稱冠,也是中國的糧倉。1985年至今新疆開始糧食外調全國各地。同時,新疆也是中國牛羊豬等肉類生產基地,新疆的成品糖年產50多萬噸,居全國第四位。 另外,新疆的瓜果亦世界馳名??傊?,協助阿富汗人民首先解決肚子問題,新疆有這個本事。

再就是,全新疆現已建成工業企業5萬多個,包括石油天然氣開採、石油化工、鋼鐵、煤炭、電力、紡織等門類齊全並具有一定規模的現代工業體系。而能源生產更在全國具重要地位。筆者相信,當阿富汗政局穩定下來,新的政府成立,百廢待興,想幹什麼新疆都能幫上忙。自然,大型的超高壓輸電線路、大型水庫、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建設,中國還有更有經驗的施工隊伍,都可以幫上忙。重要的是,阿富汗新政府首先要有能力穩定治安,要兌現向中俄的承諾與“恐怖主義、分裂勢力和極端宗教分子”做出切割。

事實上,美國入侵阿富汗20年,不但沒有幫助當地發展實體經濟,反而使到阿富汗的毒品生產達到世界第一。塔利班掌權時曾經掃蕩鴉片種植,未來如何處理也是對新政府的考驗。不過,可以說阿富汗重建,是從低水準開始,所以,新疆援助的起始並不難,而且頭幾年只要社會秩序穩定,會有立竿見影且快速提升的效果。

新疆支持阿富汗,還有人所周知的優勢,那就是在宗教和風俗習慣上有很多共同語言。還有就是,新疆還有戰鬥力非凡的反恐特警部隊,在打擊恐怖組織活動方面是強而有力的後盾。筆者相信,瓦罕走廊的活躍,烏魯木齊到喀布爾航線的繁忙,指日可待。

 
▲這是6月11日拍攝的中國援建的阿富汗喀布爾大學禮堂。(新華社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申博游戏手机app版下载 | 申博老虎机开户 |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