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台 > 正文
疫情不退?印度中產人數銳減
■ 張介嶺 [第3500期 2021-08-30發表]
▲印度總理莫迪在獨立日慶?;顒由习l表講話,宣布將投入100萬億盧比(約合1.35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以促進國家經濟增長,擴大清潔燃料的使用,實現國家氣候目標,同時增加更多的工作崗位。(新華社圖片)

上個月初,印度總理莫迪對內閣進行大規模改組,衛生部長等12名部長被替換,36名新面孔亮相,內閣成員達78人。這是莫迪自2014年上台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內閣改組,也是他兩年前開始第二個任期後的首次改組。

莫迪政府應對新冠疫情不力,多受詬病。此次改組旨在挽回政府聲譽,打造更為包容的政府形象,助力印人黨在明年的地方選舉中贏得更多支持。

 

第三波疫情恐很快來臨


去年印度第一波疫情趨緩後,莫迪政府逐漸恢復了旅遊業和大規模節慶活動。不料,今年3月,第二波疫情來勢兇猛,5月7日達到峰值,當日新增確診病例超40萬例,慘不忍睹。

據估計,印度實際感染新冠的人數高達4至7億人,即使以保守的2%死亡率計算,第二波疫情給印度社會帶來的損害驚人。專家認為,如果不採取切實有效的應對措施,印度將爆發第三波新冠疫情。

印度理工學院研究人員基於數學模型預測,新一波疫情最快或於本月爆發,10月達到峰值。疫情爆發期間,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最好情況下不超過10萬例,最壞情況下可能逼近15萬例。

截至8月24日,印度政府報告的累計死亡病例為435050例。不過,印度的疫情走勢或許沒有那麼糟糕。7月份,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發布的全國抗體調查結果顯示,印度6歲以上人群中約有三分之二曾暴露在新冠病毒威脅下。換言之,第二波疫情讓印度民眾產生了一定程度的自然免疫,很可能使新一波疫情的傳染性降低。

 

印度經濟步履維艱


受疫情影響,全球經濟增長急劇收縮,印度也未能倖免。由於內需大幅減少和出口急劇下降,印度幾乎所有的部門都受到了不利影響,疫情最嚴重時幾乎所有經濟活動一度停擺,2020年GDP跌幅更是創歷史之最。

隨着疫情持續不退,全印每個地區、每個行業,甚至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影響。以對印度GDP貢獻率分別為2.4%和9.2%的航空和旅遊業為例,新冠疫情對這兩大行業的衝擊甚至超過了“911”恐襲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

據統計,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這兩個行業現金流嚴重不足,裁員人數很可能高達3800萬,佔員工總數的70%之多。據印度旅遊運營商協會(IATO)估計,這兩大行業因旅行限制將蒙受850億盧比的巨大損失。
                   

中產階級人數大幅下滑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顯示,2020年,印度的中等收入階層(日收入10至20美元)減少了3200萬人,佔全球中產階級減少人數的60%,其中許多人滑入了低收入階層(日收入2至10美元),還有很多人跌至全球貧困線以下(日收入不到2美元)。

皮尤研究中心發現,2020年,有一半工薪階層轉投非正規部門。在工薪階層中,有30%是個體經營者,10%是臨時工,9%是非正式散工。這對印度全國收入水準產生了負面影響,約2.3億人的收入低於印度政府最低工資專家委員會建議的每天375盧比的最低工資標準。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世界銀行預計,到2020年,印度將有約9900萬人進入中等收入行列,但最終這一數字減少了三分之一,僅有6600萬人成為中產,許多人因疫情致貧。

2011年至2019年期間,全球貧困人口每年減少4900萬人。然而,隨着冠狀疫情的不斷加劇,2020年又有1.31億人成為貧困人口,其中,僅印度就新增7200萬,佔新增貧困人口總數的60%,將近三年以來取得的進步打回了原點。

2019年世界銀行推算,到2020年,將有12億印度人進入低收入階層,佔全球低收入階層的30%。新冠疫情爆發後,更多的人跌回了全球貧困線以下,印度進入低收入階層的數字降至11.6億。
                    

經濟走勢取決於疫情和通脹水準


研究顯示,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率、發病率,以及教育衛生投資中斷重創人力資本。在缺乏社會支持的情況下,經濟衰退會進一步耗盡人力資本,遲滯經濟長期復甦。毫無疑問,下半年印度經濟的表現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疫情防控的成敗。

從全球疫情多有死灰復燃之勢看,新冠疫情還將繼續困擾印度經濟。世界銀行將印度2022財政年度GDP增幅調低至8.3%。這還是基於對印度疫苗計劃樂觀的假設,“如果疫苗接種不像預期的那樣迅速,經濟前景可能會更弱。”

7月20日,亞洲開發銀行亦將印度本財年(2021年4月至2022年3月)的經濟增長預期從4月份預測的11%下調至10%。亞行表示,反映了第二波疫情對印度經濟造成的廣泛衝擊。

此外,印度經濟還受通脹影響。資料顯示,在食品和燃料成本上升推動下,剛剛過去的5月和6月,印度通脹水準逾6%,連續兩個月超過了印度央行設立的通脹上限。印度央行預計,未來幾個月物價水準仍將維持高位運行。
                  

投資基建拉動經濟增長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分析,第二波疫情衝擊印度中小微企業,對經濟的影響將持續更長時間。與此同時,印度民眾擔心第三波疫情爆發,消費意願嚴重受挫。由於需求端疲弱,印度經濟難以在短期內恢復。

面對經濟困局,8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在獨立日慶?;顒由习l表講話,宣布將投入100萬億盧比(約合1.35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以促進國家經濟增長,擴大清潔燃料的使用,實現國家氣候目標,同時增加更多的工作崗位。

莫迪的100萬億盧比基建計劃,為當下低迷不振的印度經濟提供了翻身可能。據報道,這筆投資將投向交通物流行業,用以整合運輸方式、縮短運輸時間,進而提高勞動生產率,幫助印度提升全球競爭力。

儘管莫迪沒有宣布計劃細節,但專家認為,物流是印度基礎設施建設升級中的最大制約因素,莫迪希望通過改善國內供應鏈與國際供應鏈的對接,進一步提高出口額,為未來的經濟增長創造新的途徑。

 

▲印度疫情持續惡化,據估計,印度實際感染新冠的人數高達4至7億人。圖為4月22日,居民在印度東北部城市高哈蒂的體育場排隊接種新冠疫苗。(新華社圖片)
 

試圖說服外企棄華赴印


作為亞洲第三大經濟體,印度加大基礎設施投資並非無心之舉。近10年來,由於投資成本不斷上升,新的地緣政治風險增加,西方跨國公司一直在尋求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其中一些開始將生產線遷出中國。中美貿易戰加速了這一趨勢。

如果外資流出中國,作為與中國有許多相似點的巨型市場,印度無疑是理想的投資目標國。然而,現實並沒有那麼樂觀。野村證券研究顯示,2018年4月至2019年8月將生產線遷出中國的56家公司中,只有3家選擇了印度,其餘分別為印尼2家、泰國8家、台灣地區11家,以及越南26家。

顯然,與越南等國相比,印度有點落寞。善打民族主義牌的總理莫迪自然不會甘居人後。幾個月前,有印度高官透露,印度政府已經與美國1000多家跨國企業進行了接觸,試圖說服他們棄華赴印投資建廠。

為了吸引更多外資,印度政府挑選了電子產品、製藥、醫療設備、電子、重型工程、太陽能設備、食品加工、化學品和紡織品等10個行業,作為製造業發展的重點領域。

 

多管齊下消除招商瓶頸


為解決長期困擾外資的用地問題,印度政府着手開發總計461589公頃的土地銀行,包括古吉拉突邦、馬哈拉斯特拉邦、泰米爾納德邦和安德拉邦等地現有工業用地115131公頃,面積幾乎是盧森堡兩倍的。這樣做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吸引退出中國的外企轉向印度。

印度各邦也紛紛推出激勵措施。例如,卡納塔克邦借助工業和技術生態系統成熟、熟練勞動力充沛等優勢招商引資,創立了佔地500英畝的日本工業城,並啟動集群建設,重點打造“與中國競爭”集群,吸引製藥、醫療設備、工程和機床、物流、可再生能源、航空航太、國防、電動汽車等大型製造業前來投資建廠,首付班加羅爾更是受到外資青睞。

莫迪的老家古吉拉突邦利用航空和港口優勢,制定激勵措施吸引外國資,並劃定了近3.3萬公頃的土地爭搶可能遷出中國的外企。該邦得益於簡化審批程式、設立出口和特定產業經濟特區等多項惠商措施,成為印度經濟增長的地區之一,2020-21年財政年度,共獲得302.3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連續第四年佔據全國首位。

 

莫迪基礎設施計劃被批做秀


莫迪推出的百萬億基建大單給人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早在2019年他就提出了建設100萬億盧比的公共工程項目的目標。去年,莫迪政府宣布,將重點關注價值110萬億盧比的基礎設施。


對此,國大黨首席發言人蘇爾吉瓦拉用印地語發推文諷刺稱,“ 2019年8月15日已經過去兩年了。至少100億的數字應該改一下。”

該黨社交媒體部門負責人古普塔也分享了莫迪前兩年的演講,並發推文稱,“改一下計劃的名字吧。連金額都相同。這一計劃和資金都不會再被提起。印度能夠看穿莫迪政府的謊言,已授予總理‘朱姆拉金獎’。”

作為反對黨,國大黨的抨擊難免受制於一黨私利,但印度要想吸引流出中國的外資談何容易。不說別的,先看看眼下的網絡搜索熱詞供應鏈。目前,美國、歐盟和日本都希望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尤其是在關鍵供應鏈方面。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強調要攜手建立富有彈性的全球供應鏈,事實上,日印澳已開始尋求組建“供應鏈聯盟”抗衡中國。

然而,印度供應鏈僅有少數部門的少數產業,還未成為全球供應鏈的重要組成部分。除了改善宏觀經濟基本面、提高營商環境外,印度還需調整產業政策促進投資。如果遲遲不能打造並強化供應鏈能力,外國製造業憑什麼將生產基地轉移到印度落戶?何況與東南亞國家相比,印度的稅收優惠政策並不具競爭力。

當然,只要莫迪政府有足夠的政治意願進一步改革經濟,提升供應鏈能力並非遙不可及。對中國而言,必須未雨綢繆,謹防印度與他國形成某種形式的供應鏈聯盟,從而衝擊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特別是在製造業領域的優勢。

 
▲當地時間8月23日,印度新德里,印度財政和企業事務聯合部長等人在國家媒體中心發表講話,宣布啟動國家貨幣化管道(NMP),列出了政府未來四年將出售的基礎設施資產。(視覺中國圖片)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申博游戏手机app版下载 | 申博老虎机开户 |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