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經導人物 > 正文
倡議新界北建港深合作經濟帶 —專訪立法會議員劉國勳
■ 本刊記者?何潔霞 [第3500期 2021-08-30發表]
▲劉國勳說,發展新界北不僅有利解決香港土地房屋問題,更關乎提升香港競爭力、促進大灣區共贏發展。(何潔霞攝影)

立法會議員劉國勳近日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表示,隨着《香港國安法》及完善選舉制度等相繼落實,香港社會已逐漸恢復穩定,國家“十四五”規劃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新界北正是解決住房問題、實現國家願景的理想地點,所以他近日向特區政府提交倡議書,建議用10年時間將新界北建設成容納百萬人口的香港創科新中心,打造港深合作經濟帶。他強調,香港發展要放眼粵港澳大灣區,着眼港深一體化合作,以新思維實現發展新突破。發展新界北不僅有利解決本港土地房屋問題,更關乎提升本港競爭力、促進大灣區共贏發展,特區政府應吸納新思維,盡快完善新界北規劃,大刀闊斧精簡審批程序,加快建設速度,促香港與大灣區比翼齊飛。
 

以新思維實現香港發展新突破


擔任北區地區工作多年的劉國勳表示,新界北毗連深圳、面積多達5600公頃,是香港與大灣區融合的重要紐帶。他指出,香港劏房問題是由於個人經濟問題與房屋供應不足,另一方面亦源於就業機會分布不均衡,令不少居於新界的上班族,基於節省通勤時間和車費,而選擇在市區租住劏房。因此要解決劏房問題,就要同時解決“職住分離”的問題。而他倡議的新界北規劃覆蓋整個新界北部,既可將政府已公布及開展的新發展區計劃,如洪水橋/廈村新發展區、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等,連貫起來形成一道新的“港深合作經濟帶”,更可額外提供數以千公頃計的可規劃用地,最保守推算可容納約100萬人、提供約40萬個單位,以及超過65萬個就業職位。此將可為紓解居住及“職住分離”的問題,創造空間及條件。
 

▲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8月24日前往新界北進行考察,議員登上香園圍邊境管制站內的香港警務處瞭望塔,聽取有關新界北新市鎮發展計劃的簡介。(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發展六大核心區域


他建議將新界北建設為香港新中心,主要做法是由政府主動統籌及簡化土地發展程序,由新界北開始,用十年目標建設“港深合作經濟帶”。整個經濟帶主要發展六大核心區域,透過釋放濕地及綠化帶、“舊村”改造建丁廈或社區的試點模式及各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等方式騰出土地,配以鐵路等基建帶動經濟、帶動發展。同時在新界北發展加入新的政策模式,包括引進內地高等院校、變革通關模式、現代化科學園及扶持重點產業等新政策試驗。

他更提出了三大具體建議。第一,政府應以整全方式展開規劃?,F時新界北各發展區分布零散,未來應擴大發展規模打造“港深經濟合作帶”,新增新界北部六大策略性區域為核心,發展現代物流、創新科技、旅遊消費等重點方向產業,與深圳口岸經濟發展布局產生協同效應。當中六個策略性區域包括:將洪水橋發展為西部物流及創新走廊;凹頭/牛潭尾—八鄉發展為提供更多房屋及就業職位的新發展區、文錦渡—羅湖口岸帶引進內地教育資源並於新界北開設分校,發展為商貿、醫療及教育區;沙頭角—鹽田發展為生物及歷史旅遊帶;皇崗—落馬洲—新田變革通關模式以便利兩地人才往來,發展為港深創新發展樞紐;上水南、古洞南則發展為現代化農業產業園,並增加運動及休閒設施。

他繼續說,建議還包括以基建帶動發展,例如新北環線在原皇崗管制站增設創科園站,及建設延線駁通河套及深圳皇崗,興建一條新的南北鐵路,並探索由深圳“向下”發展鐵路的可能性,全面駁通港深鐵路網。此外,在釋放新界土地潛力方面,倡議書建議增加住宅比例、提高地積比至8-10倍,檢視濕地政策以釋放生態價值較低的濕地、參考內地“舊改”模式,例如深圳漁農村釋放鄉村土地──研究降低祖堂地出售門檻、發展綠化地帶等方式增加土地供應,在開拓土地同時,要安置受發展影響的棕地作業經營者,以及安置預留土地予漁農業升級轉型。

第二,政府應主動統籌新界北發展,成立專責委員會負責高層次統籌及溝通,同時成立專責小組負責快速決策及執行,並主動搬遷政府部門至新界北,對吸引企業遷入起到重要的帶動作用。另一方面,政府應檢視土地發展相關條例,精簡規劃及城規程序,亦要精簡重複的公眾諮詢;加強發展局“精簡發展管制督導小組”的功能,檢討城市規劃委員會職能和人員組成,優化和提升城規會運作等,以加快發展土地的速度。

第三,新界北的發展宜採取“政府主導、市場運作”模式加快速度進行。他說,這就是政府在確定整體規劃、空間布局及發展時間表後,盡可能利用市場的資源及力量,加快項目的發展,這包括在科學及企業園區內,引入私人發展項目以提供多元的生活及娛樂配套、住宅和人才公寓,形成“職住一體”及有活力的社區。另外,參考加強版“傳統新市鎮發展模式”,容許位於商業及產業地帶的業權人,可透過申請原址換地,以更快啟動項目發展;研究將部分政府工務工程,特別是接駁道路及渠務基建,委託私人發展商建造,以讓較成熟的私人項目可以先行發展,而毋須等待政府工程竣工,始可動工。

 

建雙中心一走廊


他又說,香港過往是“單一中心”,金融業、服務業匯聚中環。未來會變為“雙中心一走廊”,所謂的雙中心即是新界北形成新中心,加上中環這個舊中心,成南金融北創科,而一走廊即是龍鼓灘、屯門內河碼頭至明日大嶼。

他笑對記者說,此次他提出的新界北發展倡議,是充滿新思維:一是以大灣區發展、港深一體化合作思維,思考新界北發展規劃,如洪水橋發展被劃為西部物流及創新走廊,通過港深西部公路、香港國際機場及港珠澳大橋,發展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與南山區產業項目雙軌發展;文錦渡及沙頭角等新界北新市鎮,對接羅湖區產業布局,發展商貿、醫療及教育,引進內地教育資源,讓清華、北大在此開設分校等;二是建議政府在高科技發展上主動介入、綜合規劃,通過政策、稅務寬免、資助等,重點扶持半導體、生物科技、醫療產業發展,並改善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初步計劃,興建足夠生活娛樂配套、人才公寓,把工作與生活圈融合,締造政府主導市場運作的局面;三是建議精簡程序,使規劃到上馬所需時間減半至四到五年,並成立專責小組負責快速決策及執行、相關部門遷入新界北吸引企業跟隨遷入等。

他指出,特首林鄭月娥今年6月在談到新界北發展時,表示香港要融入大灣區,城市規劃亦要改變思維,好像新界北規劃的交通網絡,過去集中是往返香港市區,將來則要融入大灣區,增加跟福田、羅湖等的聯繫;洪水橋規劃須配合深圳前海的發展,善用過百公頃的工商業用地等。如今大灣區大力發展芯片、新能源等高新科技產業,特區政府如何在規劃發展更強化大灣區合作思維,确是新挑戰。

他呼籲,新界北發展除規劃需要吸納新思維外,亦要盡快落實規劃,加快建設速度,政府更需廣納民意、切實跟進、付諸行動。按照政府早前規劃,新界北新市鎮最快也要11年才能建成,首批居民2032年才可遷入,至2034年擬建的港鐵北環線及新田站投入運作,大部分人口的遷入和就業安排才能完成。對比深圳發展的一日千里,新界北的發展進度滯後,政府應正視,拿出解決日程表,展現政府管治新思維和施政新作風。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04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申博游戏手机app版下载 | 申博老虎机开户 |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开户 |